昨日,在親戚家裡,小鳳腰上纏著紗布躺在炕上 本報記者 郝錦龍 攝本報榆林訊(記者 張雲飛)滿載工業鹼的貨車行駛中發生側翻,大量散落在公路上的工業鹼未被及時處理。3月16日,佳縣7歲女孩小鳳(化名)經過此處時不慎滑倒被灼傷。昨日,小鳳的父親高海軍說,公路管理站未及時處理工業鹼,導致女兒被灼傷,管理站應該對此負責。
   昨日中午,高海軍提及女兒被灼傷一事,心裡窩了一肚子火,事情發生快一個月了,佳縣農村公路管理站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答覆,而他認為女兒被灼傷,佳縣農村公路管理站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“去年11月份,一輛滿載工業鹼的貨車行駛至水灣溝村時發生了側翻,車上的工業鹼全撒在了路上,然而事情過去4個多月了,公路管理站一直未及時處理,才導致女兒過馬路時,不小心滑倒後被灼傷。”高海軍說,當時女兒身上多處被灼傷,疼得“哇哇”大哭。
   “女兒被燒傷之後,我們連夜趕到了榆林,住進了榆林市北方醫院。”高海軍說,經過醫生檢查診斷為全身多處化學性燒傷,做了2次植皮手術,手術費花了4萬多。
   記者在小鳳的診斷證明書上看到,醫生診斷結果為全身多處化學性燒傷Ⅱ~Ⅲ度。“小孩當時送到醫院時,屁股、後腰燒傷最為嚴重,燒傷程度達到了Ⅲ度。”小鳳的主治大夫張斌說,先後做了2次植皮手術,目前傷口愈合比較理想。
  公路管理站:沒來得及處理撒路上工業鹼
   “給孩子做手術的錢家裡東拼西借才湊齊的,多次找公路管理站索要醫療費用,但對方一直推脫。”高海軍說。對此,佳縣農村公路管理站一名姓李的工作人員稱,“由於上高寨鄉公路正在改造,一直沒有安排公路養護人員,直到今年二三月份,公路養護人員檢查時,才發現此路段有工業鹼散落。”該工作人員說,還沒等他們處理時,當事人就反映,自己的女兒滑倒被燒傷了。
   “我們知道此事後,就積極調查取證,尋找肇事車輛和司機。”該工作人員說,如果證據充足,公路管理站會向相關部門彙報,到法院起訴肇事車輛司機。
   據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事故中隊負責人稱,貨車側翻發生時是110指揮中心接的警。“經過事故中隊瞭解,肇事貨車屬於單方肇事,也不存在經濟糾紛,就沒有出現場。”該負責人說,後來,事故中隊還給車主開了一份事故證明,對方一直未提及車上裝載的是化學危險品。
  律師:貨車車主應負主要責任
   榆林市富能律師事務所律師馬飛榮表示,如果確定小女孩被灼傷就是之前發生側翻貨車散落的工業鹼,貨車車主應當負主要責任,因為在運輸化學危險品時,如果發生意外泄漏,運輸方應及時處理。“而該起事件中,貨車車主並未及時處理,導致小女孩灼傷,已經構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,涉及刑事責任。”馬飛榮說,如果不能確定小女孩被灼傷的肇事車輛,負責管理公路的佳縣農村公路管理站負有一定的民事賠償責任。“在化學危險品泄漏時,公路管理方應該及時發現並處理。”馬飛榮說,不能以不知情而推脫責任。  (原標題:撒路上工業鹼灼傷小女孩)
創作者介紹

cyrus

jp36jpeao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